简体中文
首页 > 详情

特朗普撤换国务卿后遗症不断,伊朗核协议已到悬崖边

2018年3月16日 16:59
© Reuters. 特朗普撤换国务卿后遗症不断,伊朗核协议已到悬崖边

3月13日,特朗普解除了国务卿蒂勒森的职务,而此举将令本就摇摇欲坠的伊朗核协议更加悬了。



对于伊朗核协议,特朗普想要废除,但遭到蒂勒森的反对,这也是特朗普选择解雇蒂勒森的原因之一。而相比之下,被选为新任国务卿的中情局局长蓬佩奥却是该协议的口头批评者。

本周五(3月16日),来自世界6个大国和伊朗的外交官齐聚在维也纳以审查伊朗核协议。本周五的这次会议是特朗普在5月12日宣布美国是否坚持该协议决定之前的最后一次会议。

伊朗核协议的前世今生


20世纪50年代,伊朗开始核能开发,当时的巴列维国王政府是美国对抗苏联的盟友,因此此举得到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

然而好景不长,在1980年伊朗推翻王室建立“伊斯兰共和国”后,美伊断交。之后,美国曾多次指责伊朗秘密发展核武器,并对其采取“遏制”政策。伊朗的声明加上该国与巴基斯坦科学家的接触让美国中情局在1992年发出警告——伊朗可能在开发核武器。

虽然伊朗重申其会坚持国际社会于1968年达成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其表示在其拥有浓缩铀的权利被认可之后才会做出让步。

国际原子能机构也多次就伊朗核问题作出决议,2010年6月,安理会通过"史上最严厉"制裁伊朗方案。

伊朗“强硬派”总统内贾德执政的8年间很少有国家能够顺利说服伊朗做出让步,直到“温和派”总统鲁哈尼2013年上任。

2015年7月14日,经过多年艰苦谈判,伊朗核问题最后阶段谈判终于达成历史性的全面协议。

伊朗核协议的官方名称为“联合综合行动计划(the 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主要内容是限制伊朗的核工作以换取对其经济制裁的减轻。

根据这项协议,伊朗为维护和平目的保留拥有浓缩铀的权利。它保留了大约5000台离心机可以从铀矿石中分离出铀-235同位素。

5年来,它同意将该金属精炼至不超过3.7%的浓缩水平,这是核电厂所需的水平,并承诺在2015年5月将其浓缩铀储存量限制为300公斤。国际原子能机构证实,伊朗减少了其20%的浓缩铀储备。

该浓缩铀可用于制造医用同位素并为研究核反应堆提供动力,但也可在短时间内将其纯化为武器。

特朗普与核协议的“爱恨情仇”


特朗普自参加竞选以来,就毫不掩饰对伊朗核协议的不满。但特朗普退出核协议的倾向遭遇了国内政治势力以及欧洲盟友的强大阻力。

英国、法国和德国的领导人极力规劝特朗普别退,而美国军方以及很多政治人物也都公开警告特朗普核协议被毁将招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2017年10月13日,特朗普拒绝“认可”2015年达成的这一历史性协议,认为该协议对伊朗核武器有所放纵,并指责伊朗在全球范围内传播“死亡,破坏和混乱”。

他要求美国国会就是否退出该协议做出决定,并对伊朗重新施加核相关的制裁。美国国会的批评者们称:不能相信伊朗让其去制造任何裂变材料,无论是能源,医药还是炸弹。

但是要改变该协议还需要伊朗和其他签署国的合作:中国,法国,俄罗斯,德国,英国和欧盟。

不同于特朗普,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却是该协议的有力支持者,认为这项协议阻止了中东爆发另一场战争 。

不同国家的意见


以色列和沙特是伊朗核协议的最坚定反对者,也是特朗普消除核协议的最坚定支持者,理由是该协议赋予伊朗损害地区安全的权利。

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欧洲面临两难的困境。如果核协议被推翻,进而在中东引发危机,难民潮甚至是核扩散问题都有可能快速恶化,欧洲将首当其冲。

另外,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中,除了沙特和以色列,大多数还是希望能够与伊朗发展一个稳定且正常的关系。

国际上对于退出伊朗核协议也有很大的反对声浪,认为达成这些协议是“13年外交努力的成果”,将其破坏会面临严重的安全后果。如果没有这项协议,伊朗会更加肆无忌惮地追求他的“核能野心”,因为它摆脱了协议繁复的检查。

其他人的置评


前欧盟外交官皮特·詹金斯( Peter Jenkins) 说:“既然蒂勒森不担任国务卿了,受到特朗普的威胁,还不清楚欧洲是否会被迫与特朗普采取一致的行动。英国,德国和法国目前正在商谈这个问题。”

上个月,伊朗外交部副部长阿巴斯(Abbas Araghchi)表示:“如果美国坚持的话,我认为这个协议很难继续维持,如果协议被推翻,伊朗不会留在这个对我们一点好处没有的协议中的。”